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 »  越南游记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越南游记
婚后,特别是孩子出生后,已经风流不再了,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,下班,陪老婆带孩子,偶尔晚上应酬后去趟桑拿,也不敢打炮,最多来个冰火什么的,虽然还是有情人,但相聚的时间已经很少了,基本几个月才聚一次,而且都在早上,根本不敢在外过夜。   人家说上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年纪的人活在回忆中,我虽然还不算上了年纪的人,但已经开始回忆了,孩子出生没多就,在老婆怀上到现在孩子出生4个多月的时间里,小阴茎除了交功课外,在外头才用过可怜的几次,上了天使一段时间,看到别人狂数自己最近的风流史,虽然也想说些什么,但苦于最近娱乐生活确实乏善可陈加上工作也多,因此没能动笔。   这两天接近国庆,公司没啥事做,所以想了想,既然最近没有风流过,但可以写一些以前的风流史供同好分享分享。   大概在90年代末的时候,当时还是二十七八的样子,有一次和朋友去广西去玩,跑到一个叫凭祥的地方,那里是中越边境,在当地接待的朋友有几个是国安的人士。   当年还比较年轻气盛,不太喜欢嫖妓,因为自己的身材、相貌、收入都算是不错,身边总有不少的女朋友,因此,不但不喜欢嫖,而且有点B4身边一些老是嫖妓的朋友,总是戏称他们为“鸡虫”。   不过虽然如此,人在江湖,总是会逢场作戏的,而且身边的“鸡虫”们也一致的B4我,老和我说鸡提供的是专业的服务,你那些狗屁女朋友不解风情,和干死鱼没啥两样,虽然我对他们的看法不太认同,但也偶尔共嫖一把,也许是我这个人比较抠门吧,虽然也叫过几次鸡,但总觉得不用花钱的多得是,干嘛要花钱去找这些不干净的,其实当时是我根本没碰上能够提供优质性服务的鸡。   到了凭详后,一帮炮兵在当地朋友的招呼下,当然是狂喝乱嫖,但在选小姐的时候,我没看到合我眼缘的,因此当天晚上我独睡一房,第二天,这种格格不入的处事方式当然照例被朋友们狂K一通。   第二天的节目是驱车前往越南寻欢,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,我们进入了越南境内。去越南是我第一次真正去到另一个国家,虽然以前去过香港和澳门,但这毕竟是我国的领土,而且当时香港已经回归,第一次出国,我也做好了为国争光的准备,是铁定了心,怎么也要搞搞越南的女人。   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城市(有点失败,我一直没问到底是什么地方,直到今天提笔写经历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个地名,问朋友时却个个都说忘记了),马上找宾馆下榻。   我们住的那个宾馆,设施挺新的,但比起国内的宾馆来说,档次差了十级八级,朋友带我们去那里住主要是因为新开张,床铺都新,而且找小姐方便。   开房后,由于长途跋涉,大家都有点累了,决定先小睡一会,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再行动。   过境的时候,开车的不是我,昨天晚上我也没干什么,睡得挺早,因此我进房后也没必要休息,只是看看电视,看看窗外的风景,没出门逛是以为当地的国安朋友在出发前警告过我们,在越南有几项是需要注意的,第一点是中国男人到越南只有一种消费是正常的,就是嫖!因此别没事到处逛,会被当地的国安盯上的;第二点是别在街上掏出手机打电话,被当地国安看到了会没收电话的。虽然这两点警告至今我仍然无法证实,但既然人家提出了警告,没事的就在房里呆着吧。   在房里呆了半小时左右,有人敲门,我开门一看,是一个提着水壶的楼层服务员,她操着不咸不淡的普通话说是给我换开水的,我打量了她一下,只见她穿着越南的民族服装,皮肤有点带棕色,但看上去很健康的样子,脸蛋长得也很漂亮,鼻子高高的,齿白唇红,扎着马尾,身高大约158左右,身材中等,乳房外部看来不是很大,但整体搭配起来让有有点怦然心动的感觉。   她把开水放下后,并没有离开房间,而是和我聊了起来   「先生,你们是中国人吗?」   「你都和我说普通话了,这还要问吗?」   「你们是来旅游的吗?」   「你看呢?你接触的中国客人一般来这里干什么的?」   「都是来旅游和玩的。」   「那我们是来玩的。」   「那你们准备去什么地方玩。」   「哇,你是国安啊,这么多问题。」   这时她表示不知道什么是国安,我给她解析了一把。   「哦,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不过知道你们准备玩什么的话,我可以给你们指点一下。」   「那你接触的中国人一般来这里玩什么的?」   「…………。他们都是来找小姐的。」   「那我们和他们一样,你有什么好介绍?」   我说着说着,给了她一个渔夫之宝的薄荷糖吃,这种薄荷糖在国内当时都算是高价货,她也许没有吃过,吃得津津有味。边吃边给我说了几个地方,听得我一塌糊涂,云里雾里,不知道她说啥,结果我说:   「我不太听得懂你说的话,不过我朋友经常来,他会带我们去的。」   话说到这里,似乎没什么可以说下去了,但她似乎还不太原意走,我说:   「你不是当班吗?怎么这么有空?」   「今天这层楼里就你们几个客人,我没什么做的。」   「哦,那你没帮他们换开水吗?」   「都换了,你是最后一个,他们都在睡觉,我见你没睡才和你聊聊,现在是白天啊,他们怎么都睡了,不出去逛逛吗?」   「呵呵,他们昨天晚上太累了!不休息一下没精力玩啊。」   「那你怎么没睡?」   「因为我昨天晚上没做他们做的事。」   「为什么你不做呢?」   「嗯,这个嘛,没看到合适的,所以就自己睡咯。」   「为什么没看到合适的呢?」   「这个怎么好说呢?不合适就是不合适,没什么好解析的。」   「那你看我合适不合适?」   我靠,听到这里我几乎没跳起来,在国内根本就没碰到过这么主动的宾馆服务员!没想到越南还真实全民皆鸡啊!   「你很好啊,如果昨晚我碰上你的话今天就肯定累得不行了。」   「我现在反正没事干,我陪陪你怎么样?」   「好啊,反正还有几个小时才吃饭,你准备怎么陪我?」   「你想怎么陪就怎么陪。」   「我想你先到我身边来。」   于是她很顺从的坐到了我身边,由于我一直躺在床上,她很主动的轻轻帮我捏我的大腿。   「嗯,这样吧,先把话说明白,你陪我要多少钱?」   「……我不太知道,我上班没多久,不知道该怎么收。(放屁!这么主动!   老子才不信!)」   「但总得有个价钱啊,多了我可给不起,我是穷人啊。」   「你们来这里玩的怎么会是穷人呢?不过你们中国人好像很喜欢8的,80怎么样?」   嘿嘿,居然开这个价,我当然是马上接受了。   「好吧,就这么定了,人民币你要吗?我没有换越南的钱。」   「我们这里人民币是通用的。你要我先洗个澡吗?」   「嗯,这个嘛……我也要洗,我们一起洗吧。」   说到这里她好像有点不好意思,不过想了一会也答应了,但说要回楼层服务台准备一下。   在她出去后,我以最快的速度脱掉了全身的衣服,只剩下内裤。   不到5分钟,她回来了,见到我已经做好了准备,捂着嘴笑了一下,刚才虽然她坐在我身边,而且用手帮我捏了一会的大腿,但我一直没有生理上的反应,但她这么一笑,不知为何,我的阴茎突然起立了!   她似乎真的有点害羞,问我能不能先进去,我也没说什么,自己走了进去,打开了水龙头自己先洗了起来(这里的客房没有浴缸只有淋浴,而且只有凉水,还好当时是夏天,天气挺热的,后来我问她才知道如果要洗热水是要用桶自己去打的。)   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,她推门进来了,进来的时候她望了我已经起立的阴茎一眼就低下了头,她似乎是脱光了,身上围着一条大大的毛巾,我刚来客房的时候好像没看到这样的浴巾,也不知她从哪里找出来的。   「人都进来了,还围着那个干什么。」   她慢慢的脱掉了浴巾,但仍然用手捂着胸部,我比较欣赏羞答答的女人,也没什么动作,只是眼睁睁看着她,她虽然捂住了胸部,但下身却没有捂,她的阴毛相当的整齐不多也不少,从被手捂住的胸部外观来看,她的乳房并不是很大,甚至有点小。她看我没动作,有点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,低着头。大家就这么僵持了一会,我一伸手把她拉到了怀里。也许是因为冷水的关系,我们俩的身体一接触,我发现她全身不住的战抖。   两个人接近后她双手紧紧搂着我,我感觉到她结实的胸部给我带来的压力,我的手也开始在她的背臀上下抚摸,她的皮肤虽然不白,但非常的光滑,摸上去象摸着一匹上等的绸缎,感觉相当的舒服。   大家相拥着在花洒下冲刷了一会,我把她的身子反过来,让她背靠着我,看着镜子里的倒映,手也摸上了她的乳房,她乳房大概33B左右,不是很大,但相当的结实,奶头原来有点下陷,在我的抚摸下慢慢的突了起来,我的手经过她的腹部,开始摸她的下身,虽然在双方身上都流淌着水,但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下身在出着另外一种水,而且量还不少。在我的抚摸下,她闭上了眼镜,微微仰起头,口中发出轻微的呻吟。   在我摸她的同时,她两只手绕到身后,也开始轻轻摸着我的阴茎,她的皮肤虽然很滑,但手却是粗粗的,但却给我带来异样的刺激。我把旁边的香皂拿了过来,涂抹在她的身上,两人开始在香皂的润滑中全身扭动,作着更紧密的接触。  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我的阴茎也膨胀到了极点,叫她在这里等我一下,我冲出浴室,从行李包里找出了避孕套,自己带了上去,返回浴室后,她好像想说点什么,但我没让她说话,就示意她把脸转向墙壁,并把她两只手按在强上,将自己的身体靠了上去,分开了她的双腿,她好像有点不知所措,一直扭头看着我。   分开她的双腿后,我找准了位置,腰使劲的一挺,我的阴茎整根插入了她的桃源洞,这么快速的进入,她很大声的啊了一声,我感觉到她的B相当的紧,简直紧得有点不象话,在我剧烈的动作下,她的分泌越来越多,紧凑的感觉开始转换为润滑的压迫感。   我边干她,一只手在她前面胡乱抓她的乳房,偶尔象挤奶一样拉她的乳头,另一只手探向她的下阴,使劲的按她的阴蒂,在多重刺激下,她的的呻吟变成了叫声。   虽然昨天没有出火,但避孕套减低了我的快感,而且在花洒下不断有凉水的降温,虽然动作很大,但我却没有射精的感觉,剧烈的动作坚持了5分钟左右,我有点后劲不足了,动作慢慢缓了下来。   她回头和我说:「我们回房里去吧。」   我没作声,阴茎插在她的阴道中不动,但手对她的敏感部位的动作却一直没停,歇了一口气后,我把厕所的盖板盖了下来让她双手按在盖板上,两腿站直,我双手按着她很有肉感的屁股干了起来,她的身材虽然不高,但腿很长,双腿蹦直了站着,另我用这个姿势干她不用屈太多的腿,因此感觉没刚才累。   这个浴室很小,虽然位置换了,但冷水仍然不断的浇在我的身上,仍然能为我的激情降低温度,这个姿势一干又是5分钟,这时她口中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大叫,在几声大叫后,她整个人软了下来,身子软倒在座厕边上,我的阴茎也脱离了应该在的地方。   她头伏在自己的手上,用颤抖的声音跟我说:「我不行了,等一等。」   妈的,老子正在兴头上,怎么能等!   于是,我把她进来时围在身上的浴巾折了几折,垫在她和我的膝盖下,两人都跪在浴巾上,再次将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,开始时,她上身软摊在座厕上,口里发出轻微的哼哼。   不过女人恢复得就是快,过了没多久,她好像就恢复过来了,哼哼声再次变为叫声,而且还带上几句我听不懂的话,屁股也随着我的抽送迎合着我的动作,在经过将近10分钟的抽插后,我终于有了射精的感觉,动作也更加激烈了,两只手非常用力的分开她两片屁股,她感觉到我的动作,屁股扭动的幅度也大了起来。   在几下特别强烈的抽送下,我终于射出了积存了好几天的精液,她在这几下动作中的叫声也达到了最高峰。交货后,我阴茎还插在她的阴道中,享受着她高潮后阴道抽缩。   就这么跪在地上休息了一会,我的阴茎渐渐软了下来,脱离了她的桃源洞。   我自顾自的站起身子,清洗着自己的身体,她仍然采取了跪姿,面向我,双手帮我脱下了装满了精液的避孕套,弄了点香皂,温柔的洗着我的阴茎,在她轻柔的抚摸下,我闭上了眼镜,静静的享受。   她洗得很认真,照顾着我阴茎的所有部位,还很仔细的清洗着包皮所遮盖的地方,我说:「你洗得好认真啊。」她笑了一声,没说什么,过了一会,我突然感觉到我的阴茎被她的口含了进去,是男人都知道,事后箫是很舒服的事,做爱之前,我并没有要求她口交,没想到在事后却获得了惊喜。   她的口技其实并不怎么样,偶尔还碰到牙齿,但在软的情况下,就算碰到牙齿也不会有什么难受之处。软缩的阴茎在她口里似乎变成了玩具,她的舌头不断拨弄着我偃旗息鼓的分身,同时嘴巴也象吸奶一样的吸着我的阴茎,在她的动作下,刚射精不到5分钟的我竟然前所未有的又开始硬了起来,虽然硬度还不足以再次插入,但已经是中等状态了,这时我知道我能够继续做战了,于是把她拉了起来,也弄了点香皂,帮她洗了起来。   男人帮女人洗澡嘛,当然是挑逗居多,我先整个手掌按在她的下阴,以轻微的力道左右旋转,她的毛基本集中在耻丘位置,两边阴唇只有几根稀疏的毛发,按压了一会,我用手指拨开她的阴唇,给她洗阴道口旁边的位置,她双手紧搂着我,舌头在舔着我的胸膛,慢慢的,我的手指插入了刚才我曾经深入的地方,她也再次呻吟了起来,但略做搅动之后,我退了出来,走到一旁擦起了身子,她这时又开始害羞起来,背着身子自己洗了起来。   我走出浴室,躺在床上点起香烟抽了起来,看看时间,从进入浴室到出来,大概花了40分钟时间。烟还没抽完,她就走了出来,也没说什么,静静的躺在我身边,腿跨在我的身上,手轻轻的捏着我的乳头。抽完烟后,我也轻轻的搂着她,双方象情人一样相拥在床。   过了一会,我开始不老实了,手再次开始挑逗她各个敏感部位,她仰躺在床上,闭上眼镜,享受着我的爱抚,这时我才认真的看看她的身体,她的乳房虽然小,但异常的坚挺,就算躺着也有很明显的突起,奶头有点下陷,就算在我挑逗下硬起来也不过小小的一点,乳晕的颜色有点深,但却并不难看,她属于那种瘦不露骨的女人,虽然肉不多,但全身看不到骨头的突起,腹部很平,也很结实,从上面看下去,阴毛的形状相当好,是由外向内集中的类型。   我让她把两只腿分开,将自己的身体移到她两腿之间,看到她的阴唇部位稀疏的长着几根毛,阴部颜色和奶头的差不多,估计也是身经百战了,阴蒂在我的拨弄下,渐渐的突起,她的阴蒂算是比较大的那种,突起很明显,我用两只手指捏着她的阴蒂,将阴蒂的包皮尽可能的往下推,另一只手指在她的阴蒂上拨弄,这时她的呻吟又开始大了起来,并试图用手推开我的手,我当然没让她得逞,继续我的动作。   在我的挑动下,她开始有了分泌,阴道口也开始轻微的张合,我一只手仍然继续捏弄她的阴蒂,另一只手粘了点她的淫水,慢慢将手指差入她的阴道,在双重刺激下,她双腿开始并拢,手也伸了过来,紧紧压着我捏她阴蒂的手,我放在她阴道中的手指越伸越入,并开始到处搅动,她的淫水也越来越多,流得我满手都是,有些也顺着屁股流到了床单上。   不一会,她突然全身绷紧,手使劲的压着我的手,身体不停的颤抖,我也停止了我的动作,不过手还是没拔出来。   她颤抖平复后,整个人软了下来,我拔出我的手指,和她齐头躺了下来,手转移到她的乳房上。她歇了一会后,对我笑了笑,她的笑真是很有吸引力,如何吸引我无法形容,只知道我的阴茎在看到她的笑容后又有了更进一步的反应。   她用手握着我的阴茎,套弄了几下,然后伏下身子将我阴茎含了进去,真是主动啊,我的女朋友没有一个原意和我口交的,叫过的几个鸡有的不原意,有的要加钱(当时还没有什么全套服务包什么的说法),我示意她跨上我的身体,大家形成69式,我也方便把玩她的下身,很快的,她的淫水再次狂流,这时她作了个另我很吃惊的动作,她将手伸到后面,拉着我的手,放到她的肛门上,当年我虽然很多女朋友,也在A片中见过肛交,但我并不太接受,直到2000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才开始第一次肛交,因此我那时对女人的肛门并不感兴趣,反而还有点抗拒。   在她的指引下,我勉强的在她肛门口胡乱摸了几把就又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的阴部上,她感觉到我手转移了却自己摸了起来,还将一个指节塞入自己的肛门,我见状对她说:「你这个手可别再碰我了。」   她转过头来对我说:「你不喜欢这个吗?很多男人都喜欢的。」   我说:「那我是少数的男人。」   头既然转过来了,身子也顺势转了过来,她为我套上了准备好的避孕套,避孕套是我在国内带来的,因为听朋友说,越南的避孕套质量不好,很厚,和局委发的差不多,因此我们准备了几盒。   避孕套带好后,她扶正我的阴茎,慢慢的坐了下去,并一次性的齐根坐满,但插入到最深部位时,我们俩都“哦”了一声,她伏到我的身体上,搂着我,过了一会才慢慢动了起来,这种动作我最不喜欢,全是女的主动,而且我的手只能接触到她的背部,她动了几下后,我撑起她的身子,一只手抓她的乳房,一只手伸到我们接触的部位,随着她的上下动作,拨弄在露在外面的阴蒂。   她的动作从缓慢渐渐开始激烈,在疯狂的扭动了几下后,从她的阴道再次传来强烈的抽缩感,人也再次软摊在我的身上。   等她的高潮平复后,我技巧的调整了我们的身体,变成男上女下,将她双腿高高抬起,她的腿筋很软,能够几乎直着拉到肩膀上,我双手压着她的腿弯,开始打桩式的动作,这种俯卧撑式的动作是我的强项,当年经常去健身院,身体素质比现在好多了,加上才射精不久,因此连续打了将近15分钟的“桩”。   这么长时间的剧烈动作下,她来了大概有两次的高潮,在她高潮的时候,她请我停一下,我没理她,反而更加使劲,把她干的七荤八素的,第二次高潮之后她眼中带着恳求的目光看着我,连续15分钟的动作,我也有点累了,于是我放下她的双腿,伏在她的身上,她见我顺了她的意,好象有点高兴,嘴巴不住的亲我的脸。   让她歇了一会,我抱起她的身子,让她跪在床上,这时她已经全身无力,只能将屁股崛起来,上身则趴在床上,我以“狗仔式”又插了将近10分钟,到了后来,她连崛起屁股的力气都没了,整个人趴在床上,我只能拿个枕头垫在她肚子下,将她双腿分开,虽然这种姿势我可以趴在她身上干,但我仍然用俯卧撑的方式“打桩”,她已经叫的叫不出来了,嘴里发出的全是哼哼声,打了将近10分钟的“桩”,我终于射出了今天的第二次。   第二次做爱将近1个小时,双方都筋疲力尽,我趴在她身上亲着她的后颈,让阴茎自己软着退出。有一点刚才忘记说了,就是这个宾馆没有空调,但越南的气候好像挺不错,只有风扇,但并不难受,但这么激烈的运动而且是在夏天,气候再怎么好也全身是汗。   过了一会,汗津津的令我感到很不舒服,我告诉她我要去洗洗,她表示她还得躺一会,这个一会却是等我洗完之后她还是姿势不变的躺着,那张床又是淫水又是汗水的,我可不往上睡了,还好这是双人房,我躺到了另一张床上,抽起了事后烟,烟快抽完的时候,她终于恢复了过来,扭过身子向我笑了一下,自己慢慢爬起来走进浴室。   清洁完毕后她再次回到我身边,看看时间已经4点多了,离她下班还有20分钟左右,于是我们聊了起来,她原来姓宋,有中国的血统,祖母是广西人,越南虽然有人能说中国话,但并不多,今年22岁,结婚4年了,还没小孩,经常被她老公家里的人欺负。   我对她的家庭并不感兴趣,于是问她我厉害还是她老公厉害,她说她老公净喜欢搞她后面,我说是你自己喜欢搞后面吧,刚才见你自己摸后面的,她说被搞习惯了,总喜欢摸摸,她有点奇怪的问我为什么不搞她后面,因为她老公,她朋友的老公也喜欢搞后面,她接过的几个客人也都喜欢搞她后面,所以她以为男人都喜欢走后门,对于这个问题,我也答不上什么,只表示这是个人喜好问题,没什么好说的。   我问她出来接客她老公知不知道,她表示他们这里很多女的都接客,老公们也不问她们额外收入的来源,她是高中毕业,受过的教育算是比较高,本来不原意接客,因为结婚多年都没生孩子,老公的家里人老是骂她,因此她才接客赚点钱,假设离婚后也可以自己做点生意。   我问她我厉害还是她老公厉害,她说我比她老公厉害多了,她从来没试过这么多次高潮的,我说那变成是我为你服务了,你得给钱我,她一听有点紧张,说她没钱,不过我如果不想给的话,她可以不收的。我表示我只是开个玩笑。   这时她下班时间快到了,她起来穿衣服,我掏出钱包给了她100块,说不用找了,剩下的你都拿吧。她听了很高兴,上衣扣子都没扣好就扑到我身上亲了我一下。   在她离开后,我小睡了一会,在还没入睡的时候,她又回来一次,这次是做她的本职工作——换床单,她边换床单边问我玩多长时间,我说住3个晚上左右吧,怎么?还想来陪我?她笑了一笑,说等你有空的时候我就来找你,不过你有空的时间可能都在睡觉了。   睡到大概6点的时候,狼友们来敲门了,几个家伙进我房间之后脸带淫笑的看着我问:「刚才走廊里听到一些叫声哦,我们都互相问过了,大家都在睡觉,今天这一层就我们几个客人,难道是你?!」   我嘿嘿一笑承认了,并将刚才的战绩汇报了一下,本来以为干得她这么爽,狼友们会表示佩服的,谁知我把情况说清楚后,反而遭到一阵痛骂,他们骂我不问行情就乱来,第一错的是我不应该在说好价钱后另加打赏,会搞坏市场的;第二,100块钱这里是包夜的价钱,普通打炮30-50就足够了!   我回骂道你们怎么不早交代,他们说:「他妈的你这鸟人平时假正经,谁想到你自己竟然会偷吃,本来准备带着你帮你安排好的,谁知道你比我们还快!」   一轮斗嘴后,带头大哥给我们说了一下这里的“市场行情”,原来越南很多混血儿的,身材好样子漂亮,而且中国嫖客来到越南,消费形式一般都是包夜,很少短聚的,法越混血的包夜大概120左右,美越混血的大概100左右,中越混血等同于越南本地的,价格在80元左右。   嘿嘿,原来如此,不过这个冤大头当得并不冤,我个人感觉值得就是,我才懒得理他们的谬论,不过既然知道行情,以后按行情办就是。   狼群们开始出发了,经过服务台的时候,我看了一眼,她已经下班了,新来的服务员样子虽然也不错,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   在带头大哥的带路下,我们直接来到一栋建筑物前,之所以叫它建筑物,因为在我所认识的字眼里实在无法找到相应的形容词,这栋建筑物有两层,里面面积很大,全部隔开一个个不大不小的房间,当时的天色已经比较昏暗了,这些小房间里亮着粉红色的光,每间房间里都坐着不少的小姐,全部衣着性感,涂脂摸粉的。   我们在这栋建筑物内绕了几圈,我发现这里全是这种房子,偶尔有几家买杂货的,上下每层各有一个厕所。   在走马观花的过程中,我们也碰到了不少的同道中人,看样子中国人居多,也有几个外国游客,几乎没见到样子象越南人的。   逛了一圈后,带头大哥说话了:「怎么样,逛就逛一次,大概有个印象就行了,现在大家分头行动,反正我是准备起双飞的了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」   当年实在是土,想起来也好笑,我听完他说话后问:「双飞是什么意思?」   结果当然引来一顿臭骂。   分头行动的时候,我拉上一个比较要好的朋友一起走,他比较在行,见到看得上眼的小姐除了问价钱问家世(混血的情况),还验货(摸摸女人的奶子)。   逛了十多家之后,他选了两个法越混血的,也谈好了价钱,120包夜,如果交换的话150。   他见我犹犹豫豫的没选到,再次训我一通,表示要帮我决定,我拒绝了他,说选人还是我来选,你帮我讲价钱和验货就可以了。   结果,他叫他选的两个女孩子到大门口等,他陪我逛了起来,我这个人本来不太喜欢嫖,虽然抱着必须为国争光的心跳走这一趟,但还是走了几十家才选到合适的,我选的两个也是法越混血的,虽然我看不出来法越混血和美越混血有啥不同,反正既然她们卖的价钱高点,狼友们也推荐,就这么算了,大不了明天再试试美越混血的味道。   我朋友选的两个身材相当高,最矮的一个也有162左右,高的那个我估计有165,皮肤都很白,我选的这两个则小巧玲珑,高的大概158左右,矮的最多155,皮肤方面高的比较白,矮的那个和刚才的宋小姐差不多的肤色。   我们6人在楼下等了好一会,我有点着急了,说他们怎么还没选到?我朋友说:「妈的,就你麻烦,他们肯定早选好了,而且我们开的是小车,每车最多坐六七个,肯定要来回拉几趟的。」   我说:「路边不是有很多小三轮吗?我们自己回去。」   他说:「你小子学历高,但人挺笨的,这里是什么地方,外国游客乱上车,被宰了都不知道。」   唉,继续等吧,将近两支烟的功夫,才看到车回来,是带头大哥开的车,车里空空如也,果然是回头拉我们的,原来他已经是第二次回来了,我们选得真够久的。   在车上,我觉得好像是直接回宾馆,于是问道:「不是先吃饭吗?」   「吃个屁啊,刚才等你们的时候早买了大堆吃的放车尾箱了,时间第一,春宵一刻啊!」   汗…………   回到宾馆后,发现狼友们的房间都TM大开着,带头大哥把我们招集在一起开会,说:「由于这支炮兵团出现一个菜鸟,因此不得不召开紧急会议,先把情况说明,既然大家都决定双飞了,所以我希望将房间合并,5个房间,每间房两张床,5个人集中在3间房里,这个猪头(指我),估计他暂时不会习惯交换的了,因此他自己一间房,我们4个自由组合,行李都集中到剩下两间房里,身上只带必须品。」   散会后,我进了自己的房间,发现床头柜上放了几罐啤酒,几罐可乐,几碗快食面,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食品,这帮家伙做事到是挺周全的。   过了一会突然想起,我的女人呢?!于是跑到其他房间找,才发现我找的两个女人正被二狼上下其手,我将她们解救出来带回了自己的房间。   虽然和不少女人发生过关系,但同时面对两个可以上的女人,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,两个小姐见我没什么动静,就问我能不能吃点东西,这两个女的都不会说中文,但英文倒是能说两句,还好不至于无法沟通,不过为了叙述的方便,下面还是先翻译成中文说吧,不然会被人骂卖弄的,呵呵。   于是,我们开始吃方便面面包,喝啤酒,啤酒居然是珠江纯生,TNND。   虽然她们会说英语,但说得并不是很流利,所以在吃东西的时候,我们也没聊多少,我边吃喝边想:「TNND,平时他们叫我大哥,现在我变成菜鸟了,既然决定了为国争光就玩得放点,反正下午也搞了一个,感觉挺不错的。」   决心是下了,但想是一回事,做是另一回事,都吃完之后,大家有点尴尬的坐着,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阵狗男女的欢叫声,狗日的,他们都玩起来了,两个女人见我没什么动静,对视着笑了起来,嘴里嘀嘀咕咕不知说什么。   见状我火起了,就说我们开始吧,然后很“勇敢”的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。   两女见我开动了,也没说什么,很大方的用行动向我看齐。   到了这个时候,肢体的交流大于语言的交流,语言障碍无形中变得不太重要了,我搂着二女走进了浴室,虽然刚才已经洗过了,但洗澡只是一个过程,不是目的,我需要的是鸳鸯浴的感觉(3个人洗澡好像不能叫鸳鸯了)。   和一个女的洗鸳鸯浴,我很有经验,但同时和两个女的洗我就不知所措了,在这种情况下,当然是办高深,让她们提供主动的、常规的服务,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再作指正,以下为了叙述的方便,我姑且按照她们相差不多的高度分别称为“高妹”和“矮妹”吧。   进入浴室后二女没有马上搂着我,而是各顾各的先往自己身上涂满了香皂,然后两人象夹心饼一样,把我夹在中间,用她们的身体,给我全省涂上泡沫。   她们的乳房在外面看来不是很大,但衣服脱掉后,倒也可以,两个女人的胸围我估计都在34左右而且都相当的结实,当两对坚挺的乳房在香皂的润滑下,分前后紧紧贴着我蠕动的时候,我不禁舒服得哼了起来,小阴茎也开始向她们致敬。   就这么前后夹击的享受了一会,她们把我身上的泡沫冲干净,后面的一个开始用舌头舔我的背部,前面一个半蹲着身子,用乳房夹着我的阴茎上下滑动,由于有水与残留香皂的润滑,而且她挺立的奶头也在不断的扫过我大腿的两侧,令我觉得格外的舒适。   后面的那个帮我舔了一会脊背后,也绕到了我的身前,两个女人同时蹲在地方,把她们的舌头伸得长长的,开始舔起我的阴茎,虽然有过口交的经验,但当阴茎同时碰上两根灵活的舌头时,所带来的感觉是绝对不同的。   她们分工得很好,一个捧着我的阴茎,一个用手不断轻扶我的袋袋,一根舌头在舔我的龟头时,另一根舌头必然在照顾阴茎或者袋袋。一张口如果把阴茎含进去时,另一个就会分开我的双腿,将头伸到我的腿下,舔我的会阴部位。   正在我爽得一塌糊涂的时候,浴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(因为我们之前已经说好了,不许锁门,以便互相检查工作),在门口的是带头大哥,他搂着她的两个女人,脸上堆满了淫笑的看着我,说:「你别管我,我怕你不好意思,我来指导工作。」   虽然明知道会有人进来,但我没想到这么快,不太熟悉公众宣淫的我有点不好意思,阴茎的硬度也迅速下降,服侍着我的二女到没什么反应,只是看了看门口的3人,就继续为我口交,服务质数方面不单没有下降,反而更加努力了。   在她们的努力下,我不争气的阴茎不单没有重新立正,反而越来越软,这时带头大哥狂笑了起来,说道:「菜鸟就是菜鸟,算了吧,到床上去。」   唉,混蛋打扰了我的兴致还说我的不是,也只好先回床上了。   当我们擦干身子回到床上时,带头大哥和她的两个女人已经在另一张床上开始了,他的姿势很怪,象狗仔式时女人那样跪在床上,一个女的躺坐在他身下,口里叼着他的阴茎上下套弄,另一个女的跪在他身后,两只手分开他的屁股,在给他舔肛门,这小子爽得象快死的青蛙一样,身子一抖一抖的。   舔肛(现在这种服务形式,已经被命名为毒龙钻,不过当时好像还没这个说法)我不要说没试过,连听都没听过,当时所看过的A片里也没怎么见女人给男人舔肛。   我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他,他见我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,就哼哼唧唧的对我说:「你搞你的……别管我……喜欢的话就学着……这样很舒服的……哦……   爽啊……舌头顶进去……顶进点……」。   我的两个女人看我不住的盯着对面床,于是高妹开口问我:「你希望象他那样吗?」   我用身体语言表示了我的原意,我摆正POST后,带头大哥和我说:「这样很刺激的……你没试过的话……包你几下就交货……不过好在包夜……多搞几次……」   话没说完,我软弱的小阴茎就被高妹一口含了进去,而矮妹的舌头则开始在我的屁眼周围轻轻的打转,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,使我原来软弱的小阴茎在高妹的口中迅速的涨大起来,膨胀速度之快令我的阴茎一下子捅到了高妹的嗓门,她吐出了我的阴茎,咳嗽了好一会,后面的矮妹见状停了下了,说了几句什么,似乎是取消高妹,很快的,她的舌头再次回到我的屁眼,这次她不再温柔了,而是很用力的用舌头在我的屁眼位置舔,偶尔舌尖还在屁眼口快速的挑动,爽快的感觉另我不自觉的呻吟出声。   在高妹的咳嗽声种,带头大哥又发话了:「爽吧,比你那些狗屁女朋友的服务爽多了吧。」   我说:「嗯嗯……以后要多嫖。」   高妹缓过气来后,好像有点愤怒的一口把我的阴茎叼了进口,她这次含得相当的深,似乎告诉我,她对深喉是很有功夫的,刚才只是意外,她的小嘴把我膨胀起来大概有14公分的阴茎整根含了进去,我很明显的感觉到我的阴茎顶到了她的喉咙,她的嘴唇也碰到了我的肚皮。   我身后的矮妹在高妹为我深喉的时候,起来在床边倒了点温水,口里含了点温水,慢慢吐到我的屁眼上,在温水与她舌头的双重刺激下,我放松了原来紧绷的括若肌,让她的舌头能接触到我屁眼的更多嫩肉,带头大哥见状也要求她的女人照办。   两张床上的4个女人好像比赛一样,都力图使她们的雇主得到最大的快感,原来两个男人一起嫖有这种好处,不知当进入正式项目时,男的会不会也象她们一样相比,不过要比的就是比耐力和技巧了。   矮妹感觉到我放松了肌肉觉得我已经进入了状态,便用双手分开我的屁股,使屁眼张得更大,在旁边舔弄了几下之后,卷起舌头,突然使劲顶入了我从未有外物进入过的屁眼。   我登时全身一抖,下意识的身体下压逃避她的插入,不过她并没有放过我,头部也跟着我的身体探了向前,我们的举动可苦了正在深喉的高妹,我的阴茎一下子顶到了她的嗓子,并且讲她的头紧紧压着,另她脱身不得,嘴里只能发出难受的“嗯嗯”声,前后夹击之下,我再也忍不住了,精液猛然爆发,全射在了高妹的口里,在射精的同时屁眼肌肉收缩,也狠狠的夹了矮妹的舌头一下。   高妹挣扎着离开了我的身体,在床边剧烈的咳了起来,我也没管她,全身发软的躺在床上,矮妹也没管她的姐妹,而是用口帮我的阴茎做清洁,当她的口含上我的阴茎一会后,我突然想起,她的舌头刚刚为我的屁眼服务完!我象触电一样弹了起来,叫矮妹快去漱口、刷牙,没彻底弄干净嘴巴别来碰我。   当然,两个女人同时上了浴室,做她们的口部清洁,我乐得清闲般侧着身子欣赏隔壁床的表演。隔壁床的3人已经进入了正题,只见一个女的仰躺在床上,另一个女的趴在她的身上,而带头大哥则在最上方,用手撑着床,狠狠的插着上面的女人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,他身下的两个女人也没闲着,而是互相的接吻,舌头都伸了出来,互相挑逗着,同性恋的事A片了多了,我也没觉得奇怪,只是静静的参观。   发现我在看后,带头大哥干得更起劲了,嘴里嗨呦嗨呦直叫唤,这小子的鸡巴一会插插上面的女人,一会又降低角度给在下面的两下子,每次他的插入时,对应的女人都似乎很刻意的发出大声的呻吟,虽然明知她们在做秀,但听到她们的叫床声后,男人还是很爽的。   真人现场秀很精彩,我找的两个女人不知不觉的清洗完毕了,也不知道她们花了多长时间,回来后,她们见我看得津津有味,就撒娇式的躺在我的身前,用她们的身体挡住了我的视线。   今天已经射了第三次了,我暂时还没能恢复过来,只是伸出手在她们的肉体上到处乱摸,虽然和她们相聚已经一段时间了,但我还是没有认真欣赏她们的身体。   高妹的皮肤比较白,乳头的颜色却比较深,乳头很细长,我估计有一厘米以上,捏起来很好玩,她的屁股不是很大,而且有点小,阴毛估计是修整过,阴唇旁边很干净,只是在耻丘上有一撮故意留下来的毛发,她阴唇的颜色很深,皱褶很多,外观不是很好。   矮妹的肤色比较深,但并不算黑,她的乳头颜色很接近于肤色,因此难以形容是深色还是浅色,下身的毛很稀疏,但在肛门部位却长了几根挺长的毛,阴唇颜色和乳头颜色差不多,阴部相当饱满,大阴唇几乎包裹了小阴唇。   在我每次刻意的逗弄下,她们都夸张的发出叫声,不久她们就搂在了一起,互相接吻,嘴巴紧紧的贴在一起,身体却在不断的蠕动,二人的奶子互相摩擦,耻丘也不断的紧压和摩擦。   她们正面相拥一会后,也许觉得不够爽,就变成了69式舔了起来,虽然她们没理我,但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很新鲜,我没打扰她们,只是探头探脑的上下看,不时用手帮帮她们。   她们除了为对方舔阴部外,还有一个共同的动作,就是边舔边用食指深深的插入对方的屁眼,舌头舔,手指挖。   见到她们的下面都得到了充分的照顾,我越来越插不上手了,只好把两手伸进她们身子中间,捏她们的乳房,手机械式的捏着,注意力再次集中到隔壁床上。   隔壁床上的战斗已经转移到床下了,带头大哥的两个女人并排站在床边,双手按着床,直着腿,四片白皙的屁股撅得高高的,而带头大哥则背对着我,忙得一塌糊涂,这边的洞洞插一下,那边的洞洞来两下,我的头也随着他的动作左摇右摆,紧盯着他两个女人的BB看。   他所选的两个女人身材都挺高的,皮肤也很白,当两个白白的、丰满的屁股对着我的时候,感觉特别的诱人,二女的阴毛我注意一看,简直是鲜明的对比,一个毛发极度茂盛,连屁眼周围也长满了毛,在带头大哥的疯狂抽送之下,阴毛被她所流出的淫水搞得一团糟。   另一个女儿则是白虎,BB上一根毛也没有,看上去挺好看,不过这个女人的水并不多,可以说在我的角度看是一点也没有,白虎妹我一直很向往,但因为做生意的缘故,人家说搞了白虎会衰三年,因此以前碰到过一个没毛的女朋友也一直忍着没上。   我看了一会,觉得带头大哥干得有趣,于是伸出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,口里叫:“加油!”有了我的鼓励,也可能是他这个动作已经干了一会了,他示意两个女人换种姿势,一女趴在床上,腿落在床外,另一女仍然站着,不过身子伏在另一个女的身上,两个屁股重叠,姿势摆好后,带头大哥便一上一下地干了起来。   但这个姿势他搞得爽,我看得却不是很爽,因为只是看到他的屁股一上一下的,交合的部位根本看不见,于是我作出了投诉,带头大哥扭过头来妈叉了我两句,大概意思是他干得爽,我看得不爽关他屁事。不过话虽然这样说,他还是应观众要求换了姿势,这次他要求两女人仰躺在床上,两腿高举,而下身洞洞部位则对着我这个方向。   当她们的姿势摆好以后,带头大哥并没有急着入洞,而是问他的两个女人有没有润滑剂,他找的这两个和我找的差不多,说不了几句中文,因此,他说的是“lube”,当两个女人有点疑惑地看着他,明显是没有听懂,但是当他说:“润滑剂,我要操你们的屁眼!”(lube,i want to fuckyour ass hole)时,在场所有人都听懂了,他的两个女人相对着笑了一笑,齐声表示没有,但却接着说不需要那个也能让他插。   他们在讨论如何插屁眼的时候,我的思维已经回到所看过的A片上了,当时所看过的A片大多数是西片,好像肛交并没有使用润滑剂,不过为免被人再说菜鸟,因此我也没问什么。   带头大哥听两个女人说不用润滑剂也可以插的后,也不找润滑剂了,直接趴到白虎妹身上,将鸡巴对准了她的屁眼,慢慢地往里塞,在他开始动作的时候,另一个女的侧过身子,和白虎妹接起吻来,一手捏着她的乳头,另一只手去摸她的阴部,在白虎妹从嗓门深处发出的噢噢声中,我清楚地看到带头大哥的鸡巴慢慢地进入她的屁眼,这个时候,我身下的二女已经完成了她们假凤虚凰的游戏,都赤裸着身体一左一右靠着我,各伸出一只手逗弄着我低垂的阴茎。   在带头大哥的努力下,他的鸡巴渐渐全根进入白虎妹的屁眼,慢慢地开始抽送,他的动作由缓慢渐渐开始加速,白虎妹的叫床声也越来越大,随着他动作的加剧,偶尔他的鸡巴会脱离屁眼,白虎妹的屁眼象一个黑洞似的,张得大大,同时随着他的动作,流出了一些黄白之物,看到这里,我登时倒了胃口,没兴趣看下去了,将注意力回到自己的女人身上。   经过视觉的刺激,和她们小手的努力,我的阴茎已经渐渐有了起色,开始从完全的萎缩一点点恢复到工作状态的一半大小。   我的二女见我有了男人的反应,也开始了进一步的动作。也许是她们觉得我对舔屁眼很感兴趣,她们的动作仍然集中在我的屁眼上,在她们的肢体语言指挥下,我仰躺在床上,双腿缩起,让高妹把我的屁股抬高,她的身子顶在我身下,让我的屁眼向着屋顶,她双手手指按在我屁眼旁边往不同的方向用力,使我屁眼尽量张开,她则卷起舌头,脑袋一上一下的,舌头往我微微张开的屁眼力顶,而矮妹则半蹲着身子,以一个我认为很费劲的动作帮我口交。   这时,我的注意力再次被隔壁床上的叫床声吸引了过去,带头大哥已经开发了另一个女人的屁眼,白虎妹无力的躺在原来的位置,屁眼仍然呈黑洞状,一张一合的,另一个女的在带头大哥强力的抽送下不断地发出尖叫,也不知是爽还是疼,她的毛发很浓密,但却没有象白虎妹一样流出黄白之物。随着几下力道特别狠的插入,带头大哥噢的一声趴了下去,底下的鸡巴不住抽缩,看样子是射了。   见我的眼光集中在隔壁床,高妹有点不高兴了,在带头大哥射精的时候,她竟然用手指没经过我同意,也没任何先兆的,一下只捅进了我的屁眼,随着我的处男地第一次被人插入,我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回来了,身体也剧烈的抽缩了一下,嘴里直骂:“操你,别这么干!”   但是高妹却并没有拔出她的手指,仍然将手指插在我肛门中,只不过没有动作而已,这下突如其来的插入,使我越来越有起色的阴茎完全进入了可工作的状态,我见状也没有叫高妹拔出手指,仍然保持原有姿势享受她们的服务。   高妹见我没有进一步的反应,在我肛门中的手指渐渐动了起来,在我的直肠中轻轻的打转,口中不时吐出一些唾液提供润滑,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,另外感到非常的特别,没想到男人的肛门被插入也能带来快感,但这不代表我接受男同性恋,迄今为止我对男同性恋仍然抱反感态度。   矮妹含着我的阴茎,嘴里咕哝着说了句什么,高妹听到后,慢慢挪开她的身体,将我的身子放下,但她的手指仍然插在我的肛门中轻轻蠕动。   在我身子放下后,矮妹跨在我身上,以坐姿使我的阴茎插入了她的洞洞,虽然在她们的努力下,我已经射出了一次,但还是第一次插入她们的身体,由于带了避孕套,而且刚刚射出一次,这一下的插入我并没有太大的感觉,只不过觉得阴茎进入了一个温暖,但不紧凑的部位。   但矮妹的表情却好像很爽,她闭上眼镜,双手抚胸,没经过低速运动就直接开足马力高速地上下动了起来。   很快的,也很明显的,我感觉到矮妹的下身留出了不少的淫水,在淫水的润滑下,矮妹的动作更是疯狂,她抚胸的双手按到了我的肩上,臀部不停地上下运动,我有点担心她会偏离方向,弄疼了我,但看得出来,这方面她很有技巧,轴心抓得很好,为我渐渐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快感,但更强烈的快感却是来自我的屁眼,因为这时高妹已经将插在我屁眼中的食指换为中指,而且随着矮妹的动作节奏一出一进,伸进去的时候还不时抠挖两下。   这种全程自动波似的服务,我好像不用做什么了,于是我双手垫在头下,闭上眼睛,静静地享受她们的服务。   过了一会,矮妹的动作缓了下来,换了高妹上去,我眼睛仍然闭着,只不过从她们的动作中感觉到她们位置的更换,不过我突然发现高妹的插入似乎很难,我阴茎将要插入的位置极度紧凑,于是我张开眼睛一看,发现高妹身子背着我,双手正努力的分开自己的屁眼,试图将我阴茎吞进她的屁眼中,见状我连忙说:“等等,我不喜欢这里。”听到我说的话,二女有点奇怪地看了我一眼,不过她们也没问什么,高妹把身子转了过来,和刚才矮妹一样,将我的阴茎整根吞了进去。   高妹的阴道明显比矮妹的要窄、紧、浅,她的动作也没矮妹剧烈,而是缓慢而有劲,每一次的下坐都能让我感觉到阴茎顶似乎顶到什么位置,每一次我顶到她的最深处时,她总是发出轻轻的呻吟,使我感觉很有情人FEEL。   但矮妹的手指却比高妹更有技巧,她对我肛门的插入并不想高妹一样狠插狠拔,而是相当的轻柔,每一次的插入都先在肛门口轻轻撩拨几下,然后慢慢的深入,深入的同时手指是旋转的,拔出来的时候手指也是带着抚摸的动作退出。   在她们的刺激下,我感觉应该由我掌握主动了,我示意高妹以狗仔式跪在床上,屁股尽量往后撅,我跪在她身后,鸡巴先浅浅地捅了几下,然后一下狠狠地插了进去,伴随着我的深入,高妹仰起头高叫了一声,这种姿势的插入,能让我完全掌握主动,我抚着高妹的屁股,不断的狂插狂抽,每一次都能狠狠的顶到高妹的花心,高妹也流出了大量的淫水,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了床上。   写到这里,有人也许会说,做鸡的哪来这么多淫水,这话说得不错,确实做鸡的淫水通常不会太多,特别是在香港,大部分的鸡都需要使用润滑剂才能正常做爱,但这次越南行,我所碰到的不论是鸡还是良家妇女,都是水分十足,这也许是地域性的问题吧,没得好解析的。   从我换姿势开始,虽然方向做了很大的调整,但是矮妹的手指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肛门,在我插入高妹的时候,她的手指没再进出了,而是深深插在我的屁眼中,偶尔轻轻的旋转一下,抠挖一下,而另一只手则绕到我们的身下,有时摸摸我的袋袋,有时挑逗一下高妹。   每一次的直顶到底,身经百战的高妹可能也有点受不了了,她的身子渐渐发软,有点前倾的趋势,我也没勉强她,而是放手让她趴在床上,让矮妹趴在她身上,我学带头大哥刚才的样子,一会这个洞来两下,一会这个洞插几下。   今天,短短6小时内,我已经射了三次了,这一次的做爱当然没有那么快交货,我们三人换了好多种姿势,但我总感觉起双飞的时候,除非真是长了两根鸡巴,不然的话,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一个女人身上好,别搞什么可以频繁换洞的招式,这是花钱买难受,没啥意思,经过这第一次双飞之后,以后的风流生涯,我也试过3次双飞,之后的3次,我都是做出3次,而每一次我只对付一个女的,另一个女的起辅助作用,当然,这只是个人感觉和习惯。   这一次的做爱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小时,反观隔壁床上也变得空空如也,带头大哥也许换别的房间观战了。   在不断的姿势变换中,我感觉矮妹的身段似乎极其柔软,双腿随便就可以拉过头,在准备最后冲刺的时候,我把矮妹拉下床,让她的背靠在墙上,一只腿高举过头(朝天一字马,香港某三级女星彭X的经典动作),我就贴着她的身子插入,这种姿势看起来很过瘾,但实际上并不是很爽,我感觉到矮妹原来已经不是很紧的阴道更显宽大,还好我已经到了冲刺阶段,在几下狂插之后,我就这么站着射出了今天的第四次。   (全文完)